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艾滋&残障 >> 京华时报:万张笑脸反对艾滋歧视

京华时报:万张笑脸反对艾滋歧视

2011-12-06 09:48:41 来源:天下公 浏览:3669

万张笑脸反对艾滋歧视

2011年12月05日 01:09    夏萌 黄英男    来源:京华时报 http://www.people.com.cn/h/2011/1205/c25408-379382000.html    

12月1日,公益机构天下公“艾滋感染者征人微笑活动”在北京前门步行街举行,这也是该活动在全国的最后一站,共征集了百余位市民与游客的笑脸照片。而在11月29日,天下公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分别寄送了12621张各界人士支持艾滋感染者平等就业的微笑照片,并附信呼吁政府修改公务员体检标准,让艾滋感染者平等就业。

历时2月征集1.2万张笑脸

今年9月底,“天下公”开始在网上征集微笑照片,“天下公”执行主任于方强和他的公益团队开通了新浪微博,以“支持艾滋感染者平等就业”的口号征集照片。活动一开始就受到了网友的极大关注。发出的第一张照片在短短几天内就被转发了600多次,博客浏览量达到1万多人。

活动也很快受到了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国际劳工组织的支持,9月29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也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开征集微笑反歧视照片。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在网站上称:“中国政府对消除歧视作出了强有力的承诺……确保这些政策的全面落实需要作出更大努力,如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不能成为国家公务员的规定,应立即予以废除。” 为了配合“拍照倡导运动 ”活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在办公室设置了专门展台,邀请每一位艾滋病规划署驻北京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和来访客人拍照。

随着网络传播,一些志愿者组织和大学生社团也陆续加入到拍照的行列中。活动从网上发展到了网下。10月30日,贵阳志愿者在街头开展了第一次征人微笑活动,短短一个小时征集到了180多张照片。随后,爱白青年中心也在成都开展了征人微笑活动。

用照片呼吁消除艾滋歧视

参与微笑活动的方式很简单,参与者手拿一张A4纸的照片,在上面写上支持艾滋感染者平等就业的标语,然后面对镜头微笑,就算顺利完成了支持。 “艾滋感染者可以当教师”、“艾滋感染者可以当公务员”、“艾滋感染者可以当服务员”、“艾滋感染者可以当医生”、“艾滋感染者可以当警察”、“我不介意我孩子的教师是艾滋感染者”“我愿意和艾滋感染者一起工作”、“我愿意聘用艾滋感染者”,在参加者的照片上,这样的句子比比皆是。

11月29日上午,公益机构天下公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分别寄送了他们历时两个月征集到的一万两千多张(12621张)微笑照片,呼吁修改公务员体检标准,让艾滋感染者平等就业。据悉,这是迄今为止国内规模最大的艾滋感染者平权行动。于方强表示,这些照片代表了公众支持艾滋感染者平等就业的强烈愿望。“艾滋感染者可以当公务员并不是感染者的声音,也是社会的共识,现有公务员体检标准亟待修改。”

据介绍,去年8月至今,我国共发生三例艾滋就业歧视案,分别发生在安徽、四川及贵州,均由天下公协助。三位当事人均因感染艾滋病毒而被拒绝录用为教师,原因是2005年沿用至今的《公务员体检通用标准》(试行)规定:艾滋病患者不合格。这三起艾滋就业歧视案有两起均终审败诉,贵州艾滋就业歧视案则始终未获法院受理。

“为此,我们发出以上倡议:一人一照片,用微笑支持HIV感染者平等就业,希望可以推动公务员体检标准的修订,消除艾滋感染者平等就业的制度性障碍。”于方强说。

微笑大使:艾滋感染者马治发

马治发是天津首位公开身份艾滋病感染者,2010年11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公开了自己的HIV感染者身份,然而在电视节目播出后第二天他就被老板解雇。此后的一年时间里,马治发5次被辞退,再也没有找到工作。这一年来,他在深圳打些短工,收入微薄,时不时需要朋友的帮助,渴望获得一份稳定工作的愿望没有实现。对于自己当初的曝光行为,马治发坦言有些后悔,但也下定决心,既然走出来了就不会退缩。“从去年我公开真实身份到现在,三起艾滋就业歧视案全部败诉。特别是今年发生的贵州艾滋就业歧视案,法院竟然不受理,让很多艾滋感染者丧失信心。我想通过征集微笑照片,让感染者明白,不歧视感染者的人更多!”

从11月6日开始,马治发前往上海、南京、合肥、杭州、南昌、长沙、西安、武汉、郑州、济南、天津等十个城市,实地征集微笑照片。“给我您的微笑,支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就业,我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马治发。”在每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区,马治发举着征集笑脸的宣传板向路人这样介绍着自己,对于路人的反应,马治发总结:“年轻人支持的比较多,特别是大学生。带孩子的中年人可能是有顾虑,拒绝的比较多,毕竟他们有家庭,有单位,有很多条条框框束缚,我能理解。”

11月30日,他来到北京前门,完成了最后一站的 “马治发征人微笑反歧视”拍照活动。当天,他征集到了一百多人的笑脸照片。

■对话·马治发

有一人接受就不孤独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确诊感染艾滋病毒的?

马治发:2008年春节前后,我持续了近半个月的感冒。年后我回天津做了检测, 3月4号我收到了确诊结果。

记者:那时是什么反应?

马治发:我中标了,我的命运被改变了。

记者:检测结果出来之后立刻告诉家里人了吗?

马治发:犹豫了好几天,四月份我告诉了家里。

记者:告诉后什么结果?

马治发:妻子开始还在照顾我,不愿意跟我分开,后来还是离婚了,因为我有HIV(人体免疫缺陷病毒),所以女儿跟了妈妈。

记者:同事在知道你的身体情况后什么反应?

马治发:第一个知道我情况的同事,他还真没有什么反应。他知道我有病以后还经常去我家吃饭,他觉得没有问题。但后来有其他人知道后不太接受,领导找我谈话,让我找点别的事做。后来四次失业,都因为这个事情。

记者:后来怎么维持生活?

马治发:一年没有工作。朋友帮忙,给点生活费。在广州,给朋友看厂子,看了两个多月,给了七八千块钱。

记者:很多人都隐藏了身份,为什么选择站出来?

马治发:我原本都不想别人知道我是感染者的,但别人突然知道的时候,我就丢了工作。那我就想要尝试一个方法,我向社会公开以后,会不会有一家机构或一家单位能够用我。

记者:现在情况怎么样?

马治发:不太好,仍然没有单位在知道我的病情后愿意接受我,给我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是想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用自己的双手救自己,但情况不太好,我曾经听说厦门每年7、8月份会有台风,我今年7月份去厦门待了一个月,等台风来,希望台风把自己卷走,后来,还是活下来了,尽管活得很累。

记者:尽管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只有三个:血液、性和母婴,日常的工作、社交过程中,并不会感染。但还是不断被人们回避?

马治发:对,普通民众对它了解还是比较少。我告诉10个人,即使有9个人都会反对我、排斥我,但只要有1个人能够接受我,我都不会觉得这么孤独。

本报记者 夏萌 黄英男

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民众拍下支持艾滋病患者平等就业的照片参与“微笑活动”。 天下公/供图

账户信息 - 联系我们 - 志愿者招募
南京天下公是非营利公益机构,致力于社会公民教育,开展残障、肝炎、艾滋病等领域的反歧视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