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艾滋&残障 >> 新法制报:无障碍环境建设情况如何 七省市人士申请信息公开

新法制报:无障碍环境建设情况如何 七省市人士申请信息公开

2013-08-02 14:04:19 来源:天下公 浏览:1874
核心提示

  8月1日,《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实施一周年之际,来自江西、北京广东等地的7人分别向全国31个省会城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的市政府邮寄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公开如下信息:自2012年8月1日至今,政府是否有组织编制过无障碍环境建设发展规划?如有,请公开该规划的内容,并公开截至2013年8月1日该规划的实施状况。

  “我们7人中,有老人、伤病人士、残障人士、婴儿母亲等多类无障碍需求人士。”申请人之一何佳表示,他们期待通过这种联合申请的形式告诉大家,无障碍环境建设关系到每一个人,希望相关部门能够重视。

7人准备寄出的公开申请快递单 图/受访者提供
7人准备寄出的公开申请快递单 图/受访者提供

  致信要求公开无障碍建设情况

  “不久前,我注意到了这部实施快一年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里面对无障碍的规定很全面。”何佳是江苏南京人,身为母亲,因为偶然的机会,她开始关注《条例》。

  《条例》2012年6月13日经国务院第208次常务会议通过,其制定目的在于“创造无障碍环境,保障残疾人等社会成员平等参与社会生活”。

  何佳认为,如果各地都能严格地按照《条例》去执行,她和其他有需要的朋友在公共场所遇到的障碍就会少很多。而事实上,各地对《条例》的执行情况究竟怎样,公众却无法得知。

  为此,何佳萌生了一个念头,她打算通过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形式来了解各地政府落实《条例》的情况。这个想法得到了来自北京的李军、江西南昌的胡晓云等其他6个省市关注无障碍环境建设者的响应和支持。

  昨日,来自江苏、北京、广东、河南山东湖北、江西7省市各界无障碍需求人士分别向全国31个省会城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的市政府邮寄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各个市政府公开如下信息:“自2012年8月1日至今,贵市政府有否组织编制过贵市无障碍环境建设发展规划?如有,请公开该规划的内容,并公开截至2013年8月1日该规划的实施状况。”

  南昌胡晓云

  期待公交及报警系统无障碍

  胡晓云是一位南昌女孩,也是参与这次信息公开申请的人员中惟一一位聋哑人。

  胡晓云只能用短信方式向人述说自身的现实处境:“对于聋哑人来说,最大的障碍是去医院看病,没法和医生交流。”

  “电视台的新闻很少带字幕或者手语,尤其是《新闻联播》,我们想关心国家大事很困难。”由于与他人以及社会信息的基本接触、互动困难,胡晓云呼吁无障碍环境的心声更为强烈。

  胡晓云希望110、120这些紧急电话都能开通短信服务,万一有紧急情况,聋哑人群也能呼救或者报警。同时,听不到的她还希望公交车能开通字幕报站,以方便聋哑人。

  对公交车有所期待的还有现居青岛的盲人王瑞,她也是这次的申请人。

  王瑞说盲人出行同样面临乘坐公交车的尴尬,公交车进站时没有外接喇叭报站,这给他们这类人群的出行带来很大麻烦。“虽然现在很多地方的公交车都依法给残疾人和老年人提供优惠了,可是因为无障碍做得不到位,有些人根本上不去车,比如坐轮椅的人,这个也要解决。”

  除此之外还有盲道,被侵占几乎在每个城市都有发生。

  去银行办业务对王瑞来说也颇困难:“有的银行工作人员非要我们自己填表和签名,这实在太难为人了。”

  如今,王瑞也了解了国务院的《条例》,知道她所面对的那些障碍,都被列入了优先重点改造范围,她很期待,公交车和银行能早日实现无障碍。

  同为申请人的武汉下肢残疾人文枫表示,去年武汉建了市民之家。起初,因为个人发现那里无障碍做得不好,他就带上《条例》去了市政府。欣慰的是,他的反映立即获得了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实施完各项改进措施,还邀请了文枫前往体验。

  “我希望全国各地的政府部门都能带头重视无障碍建设,让我们这些人的生活少一些障碍,能够更顺利地融合到主流社会中去。”文枫说。

  曾因公交车拒绝依法给予残疾人优惠而起诉多地公交公司的著名残疾维权斗士、广东籍多重残疾人朱明建也参与了这次的信息公开申请。

  江苏何佳

  无障碍环境关系着每一个人

  对无障碍环境的需求,来自北京的李军也更有感悟。

  九年前,李军因突发脑血栓,左腿留下后遗症,导致行动不便。不久前脑血栓再次发作,视力受到影响,目前仅残留0.2的微弱视力,这让李军对无障碍的重要性有了更深认识。

  “尽管疾病、衰老、残疾、意外伤害等等都是我们不希望到来的,但现实中往往难以避免。”

  李军强调说希望大家都需要面对的一个事实是,“无障碍”这个话题似乎和我们每个人都有了关系,关注无障碍,不仅是关心特殊群体的需要,更是在关心我们自己的未来,因为人人都可能有“不方便”的一天。

  何佳的经历表明,无障碍环境确实关系着每一个人。

  和其他申请人不同,何佳是个健康人,但她今年刚刚做了母亲,因为经常会推着婴儿车带女儿出去走走,这让她对无障碍有了新的理解:无障碍设施,这不仅是老年人或者残疾人才关心的事情。

  一天傍晚,何佳推着宝宝一起出门,到附近的一家银行的自助取款机取钱。

  “玻璃门外面是好几个台阶,最上面一个台阶离门太近,我自己根本没法抬着婴儿车上去开门。”后来,还是在一位过路阿姨的帮忙下,才解决了应急麻烦。

  何佳当时就想,如果哪位腿脚不方便的朋友急需用钱,又找不到人帮忙,那该有多着急!

  从那时候起,这位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的新妈妈开始留意、关注起周围的无障碍设施,并成为这次活动的发起人之一、大家的“高参”。

  河南商丘的大妈程亚军也是这次信息公开的申请人之一。

  程大妈说,以前年轻的时候身体好,很少去关心那些身体不方便的人的难处。现在上岁数了,才开始关心这些。

  如今,程大妈在和邻里邻居拉家常时,也总少不了感慨一句:“人人都有不方便的一天,有障碍就会更不方便。”

  律师

  政府部门应落实法定义务

  近几年,我国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有了显著改善,但残疾人出行还是有很多不方便。

  比如很多地方的无障碍建设门口有坡道可以进去,但进入后行动起来还是很不方便。许多商场都有滚梯,但滚梯不太适合残疾人使用。而对于盲人来说,提示红灯还是绿灯的响声,有很多地方都不响。

  反歧视公益机构、南京天下公残障项目负责人韩呈祥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我国共有残疾人8502万人。

  另外根据今年2月发布的《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截至2012年底,我国老年人口数量达1.94亿。

  “再加上一些因疾病和事故导致的暂时性或永久性身体机能损伤,还有孕妇、产妇等处于特定生理状态的人群,做好无障碍可以惠及的人口数量是很庞大的。如果算上前面这些人的亲属,无障碍建设的意义就更大了。”韩呈祥认为,这次申请信息公开触及了政府部门应该落实法定义务的使命。

  韩呈祥作了一个简单的假设,如果一个城市的公交系统无障碍很完善,老年人和残疾人都可以很安全方便地乘坐,那么他们的家人就能节省出一些时间和精力,来用于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

  江苏志仁律师事务所公益律师封顶介绍称,《条例》的制定和出台,主要是为了保障残疾人等社会成员平等参与社会生活,自主安全地通行道路、出入相关建筑物、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交流信息、获得社区服务。

  对于申请信息公开的举动,封顶律师的理解是,根据《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负责组织编制无障碍环境建设发展规划并组织实施。”这个发展规划和它的实施状况可以从整体上反映出一个地区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水平,其中的信息与社会成员的日常生活关系密切,政府应当予以公开。

  封顶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份希冀:“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作为地区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相对较快的城市,应当在无障碍建设方面做出表率,发挥积极的带头示范作用。”

  事实上,2008年7月1日起施行的《残疾人保障法》,就用了一个整章、7个条款来保障“无障碍环境”的实现,称“国家和社会应当采取措施,逐步完善无障碍设施,推进信息交流无障碍,为残疾人平等参与社会生活创造无障碍环境。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无障碍环境建设进行统筹规划,综合协调,加强监督管理”。

  文/首席记者龚少春

账户信息 - 联系我们 - 志愿者招募
南京天下公是非营利公益机构,致力于社会公民教育,开展残障、肝炎、艾滋病等领域的反歧视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