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食品安全 >> 紧急关注:《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征求意见稿

紧急关注:《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征求意见稿

2013-10-14 11:04:16 来源:天下公 浏览:3425

紧急关注:《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征求意见稿

——让食药监督局全副武装,不当纸老虎!

正在吃东西的同胞们!

如果你希望你和你的后代这辈子不再吃有毒有害的东西,那么你一定要紧急关注这部正在征集你的意见的部门规章:《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因为目前的草案是如此的令人失望,急需你表达意见!

首先,这是一部时间停滞的草案,十七年前的超低罚款金额继续留用!草案第三十四条规定,对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食品药品违规现象,可以现场对公民处以50元以下罚款,对法人或其他组织处以1000元以下罚款。这一规定与2003年的《药品监督行政处罚程序规定》一模一样(新规定生效后,该规定即废止),也与1996年的《行政处罚法》一模一样。且不说,过去十年来,食品药品安全问题愈加严重,全国人民都热烈盼望重罚有毒食品药品生产者和销售者。就以过去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状况而言,50元和1000元的罚款对食品药品违法者算的了什么!1993年中国的人均GDP才刚刚突破500美元,近二十年后的2012年,我国人均GDP已达到6100美元,增幅超12倍。要知道,在湖北省的最新法律草案中,吐口痰是可能被罚款5000元的!继续沿用十年前的行政处罚金额表明:这不仅仅是一部保守的草案,更是一部倒退的草案,又或是一部对全国人民健康不负责任的官僚草案!

其次,这是一部没有革新意识的草案,十年前的食品药品监管制度继续沿用!无论是大头娃娃事件、三聚氰胺事件、瘦肉精事件、毒胶囊事件、皮革奶事件,还是毒豆芽、毒大米、速成鸡、染色馒头事件,都是由媒体率先披露。现有监管机制往往失灵,往往只能扮演“马后炮”。因此,监督部门要想切实把重大食药安全事件扼杀在萌芽之中,新修订的法规就必须确立新的监管机制。然而,草案中仍然沿用了诸如“管辖权争议”、“分期缴纳罚款”等老一套中规中矩的“消极管辖”程序、意在保护市场经济的规定,而不是让各地食药监督部门都行动起来,“积极管辖”。这就意味着,将来很有可能继续出现食药监管真空!或者说,这部没有创新制度的草案已经宣告了,未来我们吃有毒食物的概率只会比过去十年更高,而不会更低!

亲爱的朋友们,请立即登陆国务院网站(见网站链接),在1022日之前递交你的意见!

http://www.gov.cn/gzdt/2013-09/23/content_2492897.htm

这一次,我们只有8天的时间!错过了,可能就要再等十年!

附:南京天下公对《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征求意见稿)的建议信全文

南京天下公对《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征求意见稿)的建议

尊敬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

我们是一家关注食品药品安全的民间公益机构,我们非常高兴食药总局就《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公开征求社会意见。我们注意到,征求意见稿完善了2003年的《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细化了行政执法的程序性要求,并特别增加了“监督”一章,我们对此表示欢迎。然而,我们对这部部门规章有更多的期待,特别是在监管机制方面希望有更多的创新和突破,因此,我们提出如下建议,希望可以被采纳。

一、以“积极管辖”代替“消极管辖”

意见稿第八条、第十条及第十三条规定了“管辖权争议”、“移送管辖”及“异地查处”。这些传统的管辖制度总体而言都是“消极管辖”,即一个食品药品违法事件都由一个确定的食药监督政府部门去管辖,排除外地的食药监督部门。但过去的十多年表明,食品药品重大安全事故频发并不是因为产生了大量的管辖权争议而导致没有被发现、被查处,而是没有政府部门主动去管辖,导致“小”违法最终发展成为全国性的恶劣事件。监督部门要想切实把重大食药安全事件扼杀在萌芽之中,新修订的法规就必须确立新的监管机制。因此,我们建议:各地食药监督部门发现有食品药品违规违法行为时,都可以立案查处。对同一违法行为进行多次查处的,当事人可要求撤销。

这一建议考虑到了食品药品的强流通性、在执法过程中难以形成完整追踪链的特性,充分调动了各地食药监管部门的积极性,当事人申请撤销制度亦不违反“一事不再罚”的行政处罚原则。同时,该制度也可作为违法行为发生地的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行政考核指标:是否存在行政不作为行为,是否存在渎职行为,是否和当地违法违规企业存在利益关联而不立案。

二、每起食品药品案件的行政处罚结果都需要“通报公安机关”

意见稿第十二条规定,食药监管部门在查处案件时,发现违法行为涉嫌犯罪的,要经部门负责人批准后,才可移送公安部门,之后经公安部门同意后,才正式进入司法程序。这也就意味着,每一起食品药品安全事故都要经过两道程序才有可能进入司法程序。在这个过程中,案件是否同时移交公安部门,食药监管部门负责人有很大的权利。但过去的十多年表明,食品药品重大安全事故“一鸣则已,一鸣惊人”并不是因为食药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在日常工作中无缝对接的结果,而是公安部门因事后介入而行动迟缓的表现,最终使地区性的犯罪演变为全国性犯罪,情节加重。

在实践中,很多食品药品案件之所以最终酿成全国性轰动事件,原因之一就是在问题发生的初期,监管部门负责人有权决定“大事化小”或是“小事化无”。由于决定权力过于集中,在理论上这一程序也极易产生腐败。因此,在食药监管部门自行决定移送公安机关之外,我们建议增设行政处罚结果通报公安机关的机制,即:凡是食药监管部门查处的案件,都要通报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决定是否立案侦查。案件同时抄送同级人民检察院,抄报上级食药监管部门,这两个部门分别对公安部门、下级食药监管部门进行监督。

这一建议将食药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的职责进行明确划分,前者只负责对食药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行政查处,后者专门负责判断案件是否构成刑事案件并进入刑事司法程序。同时,这一建议也安排了检察院和上级食药监管部门进行刑事和行政监督。这种制度设计明确了不同政府部门的责任,容易事后追责。

三、删除“国家机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保护性条款

意见稿第十九条规定:对涉及国家机密,以及被调查人的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执法人员应当保守秘密。我们认为,在食品药品安全事件中,没有国家秘密和商业秘密,除个人隐私外,所有信息都必须被公开。在过去十年的食品药品重大事件中,“国家秘密”、“商业秘密”都是阻碍公众知情权的挡箭牌:云南白药未标识有毒配方、镉超标毒大米名单不能公布、瓶装水水质企业标准不能公布、食品添加剂名称不能公布。如在监管部门介入时,就及时公布上述信息,一定会极大推动案件的进展。我们认为,只要和食品药品违法事实相关,执法人员为了公众利益,在各阶段都有权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说出真相,并不特别承担保守秘密的义务。所谓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能不能公布也不是行政机关、企业说了算,最终应遵循司法判决。因此,意见稿不应过早对所谓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进行保护,从而阻碍食品药品案件的调查进度,我们建议完整删除这一条款。

四、提高食品药品违法行政处罚数额

意见稿第四十三条规定,对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食品药品违规现象,可以现场对公民处以50元以下罚款,对法人或其他组织处以1000元以下罚款。这一规定与1996年生效的《行政处罚法》完全一样。但这样的规定,根本无法满足人民群众对遏制越来越严重的食品药品安全危机的渴望。同时,以过去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状况而言,50元和1000元的罚款对食品药品违法者根本不够成威胁。1993年我国的人均GDP才首次突破500美元,近20年后的2012年,我国人均GDP已达到6100美元,增长了12倍。这样违法成本极低的简易处罚程序,实际上在实践中极少运用,最终成为“沉睡的法条”。

当然,我们知道,这一规定也与《行政处罚法》中第三十三条相一致。但《行政处罚法》生效于1996年,距今已有17年!当年的经济发展状况、食品药品安全的危急程度都无法与今天相比。并且,也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修订《行政处罚法》。因此,我们建议:在不与现行法律冲突的情况下,征求意见稿应为行政处罚金额(包括简易程序和一般程序)做出弹性规定,而不是明确规定处罚上限和下限。

五、明确“经济困难,需延期或分期缴纳罚款”的情形

意见稿第五十一条规定了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的执行问题。其中设立了“当事人确有经济困难,可延期或者分期缴纳罚款”的制度。虽然,这样的规定与17年前生效的《行政处罚法》内容一致,但是在今天看来不免有些无厘头。在党中央国务院、最高法院、人大代表、全社会都一致要求对食药安全事故当事人重罚的情况下,意见稿却对他们网开一面,既不合时宜,也不符合法制精神。我们认为,在关系14亿人口的人身健康问题面前,没有“经济困难”的当事人,只有罔顾人类健康和性命的“全民公敌”。考虑到下位法不能“不能减少”上位法确定的“权利义务关系”这一法律原则,我们建议:明确“经济困难,需延期或分期缴纳罚款”的情形,明确公民和法人经济困难的不同标准(建议公民的经济困难标准为变卖抵押财产后收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法人经济困难的情况应执行最严格的标准,因为法人本该以破产为限),明确延期或分期缴纳罚款的期限(建议批准延期或分期缴纳罚款的期限为5个工作日,延期缴纳罚款为30天,分期缴纳罚款为3个月)。

这一建议并不与《行政处罚法》相冲突,相反,却是在《行政处罚法》的框架内,严格执法、依法办事,减少违法者与案件承办人相勾结的可能性。在严惩食品药品违法行为的同时,又尽可能的避免了贪腐、渎职现象。

六、强化对执法人员特别是分管工作负责人的监督

意见稿专门设置了“监督”一章,用于应付可能出现的监管漏洞。因为,在是否立案、是否查处、是否移送司法、是否扣押、是否适用简易程序等诸多行政程序中,人的因素占了很大比例。因此,专设“监督”一章非常有必要。然而,在现有69条的意见稿中,监督条款只有三条,不到全部法条的5%。同时,“监督”部门也出现法律用语不统一的情况,容易造成理解混乱,使真正渎职、违法的执法人员躲避法律制裁。比如,意见稿通用“部门主要负责人”、“主持工作的负责人”及“分管工作的负责人”几个术语,但在“监督”一章中,根本没有出现这三个词,只有“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负有直接责任的执法人员”。同时,根据词汇搜索的结果,我们认为“分管工作的负责人”应该承担更多的法律和行政责任。因为,除“监督”以外的章节中,“分管工作的负责人”出现11次,是出现比例最高的词汇,“部门主要负责人”一词只出现2次,主持工作的负责人只出现1次。最后,我们认为监督部分对行政违法的容忍度太低。对应追究刑事责任而不移交司法、以行政处罚代替刑事处罚的情况,拒不纠正的才给予行政处分。这一规定对行政违法根本不能形成威慑,因为即便有如此严重的失误,被上级发现了之后纠正就可以了。在当前食品药品重大事件频发之时,理应提高要求,加强打击力度。

另附:修改后的《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

    此致

敬礼!

联系人:于方强

联系电话:13585142548

联系地址:江苏南京市建邺区应天大街8371903

 

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天下公修订稿)20131013.doc

账户信息 - 联系我们 - 志愿者招募
南京天下公是非营利公益机构,致力于社会公民教育,开展残障、肝炎、艾滋病等领域的反歧视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