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艾滋&残障 >> 十八家公益机构联名致信商务部呼吁改禁止传染病患者入浴条款为提示性条款

十八家公益机构联名致信商务部呼吁改禁止传染病患者入浴条款为提示性条款

2013-11-04 17:24:07 来源:天下公 浏览:2422

    11月4日,南京天下公、同性恋亲友会、NGO发展交流网等全国18家公益机构联名致信商务部,就《沐浴业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修改建议。其中,江苏2家,浙江3家、安徽、上海各一家机构参与联名。这18家机构认为,共浴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和社交现象,涉及人身自由和私人化的生活方式,处理此类社会问题,理应特别谨慎,不能简单地用立法手段进行强制禁止某类人(而不仅仅是艾滋病人)参与此类文化和社交活动。如果一定要对私人行为习惯做出限制,应该有特别严重的理由。因此,他们建议:删除艾滋病患者不得入浴的条款,改禁止性信息为提示性信息,提示共浴感染性病、传染性皮肤病等传染病的风险,建议有条件的顾客选择在家单独沐浴。 
    11月4日上午,联名信已经通过特快方式邮寄往商务部条法司,并发送电子邮件至意见征集的指定邮箱。此时,距离征求意见截止还有7天时间。联名信发起人、南京天下公负责人于方强呼吁更多的公益机构和医学、社会学专家参与到这部立法中来,帮助商务部制订一个合理合法的规章制度。
“立法要立足于科学知识,也要考虑到公平正义,歧视艾滋病当然不对,但是也不能因此对性病、传染病皮肤病等传染病患者做出直接禁止入浴的规定,这是对私人生活习惯的强制干预。对私人生活的强制干预在非宗教国家很少见,欧洲禁止伊斯兰女性在公众场合穿戴遮掩全身的面罩,也是基于反恐这一非常特殊的情况。”于方强说。
   “相较于没有实际执行力的禁止性病、传染病皮肤病患者入浴的条款,我们建议采取鼓励和提示性的条款对公众予以理性引导。就如同卫生部门提示分餐比共餐更安全、吸烟有害健康等做法。我们认为,应该让公众有更多的知情权之后,自行决定是否需要冒着感染性病及传染性皮肤病的风险共浴。”于方强表示。
“因为我们的敌人是传染病病毒,而不是被病毒感染的人。对人的问题,我们应该有更文明、更理性的做法。”于方强再次强调。
    建议信指出,禁止艾滋病患者入浴的条款首先违背了现有的科学常识,艾滋病病毒仅通过性、血液和母婴传播,日常生活中的正常交往,如握手、拥抱、吃饭不会传播艾滋病病毒。禁止艾滋病患者入浴,是对之前所有艾滋病宣传防治工作的否定。其次,该条款除了强化社会偏见、引发更强烈的社会对立外,并不能保护任何人。与其生硬地设立无执行力的警示标志,不如在醒目位置提示共浴的风险,希望人们选择更健康的沐浴方式。这样,就把入浴由一项行政强制权变为公民自决权,即让公民自己决定是否需要冒着感染性病及传染病皮肤病的风险入浴。同时该建议信建议商务部借鉴卫生部门关于共餐问题的做法:提倡分餐但不全面禁止共餐,更不强制禁止某一类人参与共餐。
参考资料:
1、比利时将成首个禁止穆斯林布卡罩袍的欧洲国家
http://gb.cri.cn/27824/2010/04/01/3525s2802505.htm
2、法正式禁止女性蒙面罩袍上街
http://www.sinofrance.org/article-4588-1.html
以下是建议信全文:
                       对商务部《沐浴业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修改建议
尊敬的商务部:
    2013年10月11日贵部发布《商务部关于<沐浴业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其中第九条明确规定沐浴场所应在显著位置设立如下警示标志:禁止性病、艾滋病和传染性皮肤病患者入浴。作为长期关注艾滋病反歧视议题的公益机构,我们18家机构对“禁止艾滋病患者入浴”的条款表示强烈反对。我们提请商务部将这一条修改为:沐浴场所应在显著位置设立提示信息,提示共浴感染性病、传染性皮肤病等传染病的风险,建议有条件的顾客选择在家单独沐浴。我们的理由如下: 
    首先,“禁止艾滋病患者入浴”的条款明显违背科学常识。艾滋病病毒仅通过性、血液和母婴传播。日常生活中的正常交往,如握手、拥抱、吃饭不会传播艾滋病病毒。共浴虽然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活动,但与性、血液及母婴无关,本身并不会传播艾滋病毒。这已经是国家卫生部宣传了26年的基本常识。艾滋病与通过身体接触、洗浴用具就可直接或间接传播的性病、皮肤病有着本质不同。禁止艾滋病患者入浴,不仅是对之前所有艾滋病宣传防治工作的否定,也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创始国身份不符。更负面的影响是,造成政府部门间的政策法规错乱,令人怀疑政府部门的工作能力,削弱政府法令的权威。我们强烈建议,商务部在制订类似政策时,一定要与卫生部门沟通。 
    其次,该条款除了强化社会偏见、引发更强烈的社会对立外,并不能保护任何人。也许,征求意见稿的初衷是希望将沐浴的客人置身于百分之百的安全环境之中,但这是不现实的。我们时时刻刻生活在有一定风险的环境之中,都不是百分百安全的。比如在马路上会出车祸,比如吃饭会被噎到。在浴室中,风险又何止性病、皮肤病及艾滋病呢?相比于以上这些疾病,可致命的飞沫传染呼吸道疾病(如sars、禽流感)更是值得禁止的。但显然,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风险都一一列举穷尽,写入法令。 
    在这样的前提下,把不通过共浴传播的艾滋病单独列入禁止入浴的范围,无疑也是立法不理性。这种不理性所造成的后果包括两个方面:其一,凭空制造了社会对立情绪,引发社会不稳定;其二,损害政府法令的权威。以上两点,在征求意见稿出台一周内已经得到印证。新浪微博对禁止艾滋病患者入浴条款进行了网络调查,据说有72.2%的调查对象赞成这项规定。这一建立在非科学、非理性基础上的压倒性的支持,强化并且鼓励了社会歧视,同时,也强化并刺激了艾滋病患者对社会的不满。可悲的是,以上两种不健康的情绪竟然都源于一项毫无根据的政府法令。我们认为,政府的价值应该是引导人们向善、化解误会,而不是引导人们相互仇恨,煽动对立情绪的政府并不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这种无事生非的法令也会使人对政府的社会治理能力产生怀疑,对法律法规的权威性产生怀疑,实在是没有必要。 
    尊敬的商务部!我们能够理解贵部门制订这一条款的美好初衷,即希望公民在共浴时减少感染病菌的风险。但我们认为,要求沐浴业商家悬挂“性病、艾滋病和传染性皮肤病患者入浴”的警示标志并不是一个智慧的立法。因为,这一缺乏实际执行力的规定并不能够真正杜绝性病、艾滋病和传染性皮肤病患者入浴。相反,或许因为其中隐含的歧视意味,容易滋长被歧视人群的反社会情绪,故意进入浴池,传播性病和传染病皮肤病。我们建议,与其生硬地设立无执行力的警示标志,不如在醒目位置提示共浴的风险,希望人们选择更健康的沐浴方式。这样,就把入浴由一项行政强制权变为公民自决权,即让公民自己决定是否需要冒着感染性病及传染病皮肤病的风险入浴。 
    和共浴类似的一个话题是:共餐。从科学角度来看,共餐的确存在感染消化道疾病的风险,分餐肯定比共餐更安全。但是除了科学之外,共餐其实更是一种文化现象,一种生活方式。除了宗教社会,现代社会极少有国家动用行政手段去规定公民个人的生活方式。如果有这样的立法,就是涉嫌干预公民的个人生活,限制公民自由。因此,法国立法禁止穆斯林女性戴长袍面纱引发了极大的争议,而核心理由也是严重危及公共安全的“反恐”。所以,对于分餐的问题,卫生部门采取了非常谨慎的作法:仅仅是提倡分餐但不是强制禁止共餐,更没有强制禁止某一类人参加共餐。我们希望商务部也可借鉴卫生部门对待共餐问题的做法,因为,共浴也是一个复杂的社会文化。比起在家单独沐浴,共浴感染病菌的风险的确更高。但作为政府,只能将这个道理告诉给公众,却极难有权力强制禁止公众共浴,更不能强制禁止某一类人共浴。 
    综上所述,我们强烈建议商务部删除征求意见稿第九条规定,并修改为:沐浴场所应在显著位置设立提示信息,提示共浴感染性病、传染性皮肤病的风险,建议有条件的顾客选择在家单独沐浴。我们希望修改后的《沐浴业管理办法》可以最大限度的坚持非歧视原则,保障公民自由,尊重公民个人意愿,履行告知义务。 
    此致,
敬礼!

联合建议机构:
南京天下公                     安徽江淮同心工作组
新郑爱卫阳光家园               东珍人权教育中心
福建海西同心社                 天津友爱家园
浙江爱心工作组                 厦门爱诺残障人互助中心
深圳友爱社工中心               江苏蓝影工作室
同性恋亲友会                   云南彩云天空
浙江舟山南海工作组             上海阳光地带关爱小组
浙江永康小小鱼劳工服务部       NGO发展交流网
四川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   珠海市德行青少年综合服务中心 
                                                                                2013年11月4日

账户信息 - 联系我们 - 志愿者招募
南京天下公是非营利公益机构,致力于社会公民教育,开展残障、肝炎、艾滋病等领域的反歧视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