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食品安全 >> 食品安全法送审稿被指退步 公益机构提5条建议,多为删除性建议

食品安全法送审稿被指退步 公益机构提5条建议,多为删除性建议

2013-11-29 11:13:08 来源:天下公 浏览:2388

食品安全法送审稿被指退步

公益机构提5条建议,多为删除性建议

1129日是《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送审稿)》征求社会意见的最后一天,公益机构南京天下公致信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提出5点立法建议。建议信已通过特快专递、电子邮件方式发往国务院法制办。长期关注食品安全信息的天下公负责人于方强指出,送审稿共有109处修订,比老法的全部条文(104条)还多,看起来是一次“大修”。但很多新增条款都是对过去5年中的监管盲点的细化处理,比如对奶制品、食品添加剂的系统监管,真正涉及到新制度设计的条款并不多。但令人沮丧的是,很多新增制度都是退步的,所以我们的多数意见是删除送审稿中的新增条款。于方强说。

天下公共提出5点立法建议,分别为:1删除要求媒体“客观、公正报道食品安全问题”的条款2、删除“食品安全强制责任险”的内容3、删除“责任约谈”制度4、删除对单位及个人发布食品安全信息的限制性及禁止性条款5、将自来水纳入《食品安全法》进行监管

完整建议信如下:

南京天下公对《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送审稿)的建议信

尊敬的国务院法制办公室:

    我们是一家关注食品安全的公益机构,南京天下公。我们非常欢迎法制办就《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送审稿)》征求社会意见。我们高兴的看到,2008年《食品安全法》生效以来新出现的食品安全隐患都被送审稿注意到了,一些规定也更加细化,处罚金额也都有所上调,顺应了广大人民的呼声。尽管如此,我们认为,送审稿中仍有一些新的制度值得慎重考虑。我们对此有如下直接的几点意见:

一、删除要求媒体“客观、公正报道食品安全问题”的条款

    送审稿第9条第3款在既有法条中要求“新闻媒体应当开展食品安全法律、法规以及食品安全标准只是的公益宣传,并对违反本法的行为进行舆论监督”新增了一句话,要求媒体“客观、公正报道食品安全问题”。我们认为该规定并不妥当。该规定看似有利于提高新闻媒体的专业报道能力,但实践中却会产生限制媒体报道、减少食品安全问题监督的严重后果。在过去的食品安全事件中,新闻媒体的报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监管部门由于事务繁忙,人手紧张,不免产生个别食品安全的机关漏洞,而新闻媒体却常常先于政府曝光有毒有害食品,从而推动食品安全监测制度的改革。当然,我们能够理解送审稿新增这一规定的背景:由于不是专门的检测机关,也不是司法认定机关,媒体的报道总是不完全准确的。这样报道在反映一些食品安全问题时,也会对一些企业效益产生负面的影响。但是我们认为,在评估个别企业的效益及近14亿人口的身体健康面前,我们国家的法律应“以人为本”,更多的考虑公众健康,这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所出台的法律。其次,我们也应该考虑到,媒体不是法院、不是政府机关,没有强大的资金和专业资源去细究事件是否百分百真实。要求媒体在报道食品安全事件时“客观”、“公正”,我们认为这是脱离实际的。如果媒体像行政机关、像法院一样干活,新闻报道就永远不会有“及时性”。不仅仅是中国,世界上所有的“揭黑”性质的新闻,都无法保证完全的“客观”、“公正”,但他们的报道的核心内容都被政府、被司法机关认定是正确的,即便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也都是有益于人类的。再退一步而言,即使媒体的报道是虚假的,一方面也会导致声誉扫地、业绩大幅下滑,另一方面名誉受损的企业也当然可以依照民事法律要求媒体予以赔偿,在一个法治国家,也不需特别要求媒体的报道要“客观公正”。我们认为,在食品安全报道客观公正方面,完全可以通过市场及法治来进行良性调节。

二、删除“食品安全强制责任险”的内容

送审稿第六十五条新增规定:国家建立食品安全责任强制保险制度。这一规定如生效后,将成为全国第二个进入国家法律的强制责任险,前一个强制责任保险是交通强制责任险。我们同样能够理解该条规定出台的背景:食品安全事故频发、国内食品安全投保比例过低(用业内人士话来说,可以低到“忽略不计”,而世界上其他国家可达5成)。但我们认为,用法律强制缴纳保险是“拔苗助长”,会加大我国家食品安全生产的风险。首先,食品安全投保比例过低的真正原因是社会对有毒有害食品的态度远未达到零容忍的态度。企业生产有毒有害食品了,被发现的几率极少,即使被发现,因此而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又是少之又少。因此,企业并不觉得有买食品安全保险的必要。如果能够加强食品安全执法监督,对有毒食品生产企业进行重罚,企业自然会前赴后继购买保险,不用国家专门立法。其次,国家主动要求企业缴纳食品安全强制险,很容易会让食品生产商误读为:政府虽然无法容忍日益严重的食品安全事故,但更不愿看到企业因生产有毒食品而倒闭从而造成社会经济不稳定。与“交强险”不同的是,“交强险”更多保障的是“自然人”的利益,而食品安全强制险则更多保障的是“法人”的利益。在保障自然人和法人之间,我们希望政府可以更多保障自然人的利益。毕竟,一旦食品安全事故发生后,对自然人造成的身体伤害是无法弥补的。因此,我们建议取消食品安全强制责任险,鼓励购食品生产企业买食品安全保险,同时加大行政执法监督及司法惩罚性赔偿判例。

三、删除“责任约谈”制度

送审稿第99条新增了“责任约谈”制度,要求监管部门对食品生产经营者就“未及时采取措施消除的安全隐患”进行约谈。我们承认这会对食品生产经营者带来整改的压力,但我们同时也认为,从实践的角度来看此法律条文存在的必要性微乎其微,从制度设计的角度看此条文反而容易导致腐败。首先,“责任约谈”并不是一个法律术语,而带有强烈的行政和政治话语习惯,写入法律显得很不专业。其次,如果食品生产经营过程中存在安全隐患并未及时消除,监管部门直接依据法律条文和法律责任进行追究即可。最后,由于对“责任约谈”并没有一个完整的制度设计,约谈内容、约谈程序、监督方法在送审稿中都没有涉及,这样就留下了巨大的可操作空间。如果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的个别工作人员借此不断找企业进行“责任约谈”,给企业经营者的压力可想而知,在无束缚的权力压迫下,企业很有可能以不正当方式逃避“责任约谈”,极易形成社会不正之风。

四、删除对单位及个人发布食品安全信息的限制性及禁止性条款

    送审稿第106条新增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发布可能对社会或者食品产业造成重大影响的食品安全信息,应当事先向食品生产经营企业、行业协会、科研机构、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核实。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发布未经核实的食品安全信息,不得编造、散步虚假食品安全信息。

天下公强烈反对这一新规定,并建议删除该条规定。我们认为,该条规定与《食品安全法》修订稿的通篇的立法精神是相违背的,在众多加强立法监督、加大处罚条款中显得非常突兀。过去几年发生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中,个人,特别是有一定专业能力、社会公信度的个人,在食品安全信息披露方面对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避免了有毒食品对13亿人口的进一步毒害(比如,央视主持人赵普披露的“皮革奶”信息)。我们认为,只要和食品违法事实相关,任何单位和个人,只要有能力通过一些渠道确实获知食品安全信息的公民,为了公众利益,在各阶段都有权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直接说出真相,并不需要经过其他任何部门的核实。如果信息发布前需要核实,那我们就不会知道“皮革奶”、“毒奶粉”,或者又会在信息最终发布前多喝了几桶“皮革奶”、“毒奶粉”。这种规定显示出新《食品安全法》对社会监督的恐惧,客观上造成掌握食品危害信息的个人不敢公开信息。

我们同时认为,如果个人发布的食品安全信息与相关部门的一致,也就不会对社会有负面影响;如果不一致,则有可能形成社会监督,督促相关部门更加审慎地发布食品抽检信息、进行内部自查是否发生腐败现象。即便个人发布的信息是错误的,但从伤害程度来看,不披露食品安全信息和披露虚假食品安全信息相比较,危害更大的是不披露食品安全信息。因为披露虚假信息并不会造成对人的身体伤害,但不披露信息却有可能危及多数人的身体健康。最后,鼓励大家承担公民责任,积极披露信息,也有利于减少执法机构中的贪污受贿现象。我们都知道,“权力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垄断食品安全信息不法而又没有配套的监督机制,就特别容易产生绝对的权力,滋生腐败因子。

五、将自来水纳入《食品安全法》进行监管

《食品安全法》已经将“食品生产经营用水”纳入监管范围,也就是说瓶装水和桶装水的生产和销售今后都要受到食品药品监督局的监管。而瓶装水和桶装水的检测标准要高于自来水,因此可以推断,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已具备监管自来水的能力。但是,我国自来水至今仍不受《食品安全法》管辖,却又长期面临着多头管理、卫生系统监测能力不足的尴尬。我们认为,和瓶装水、桶装水比起来,自来水的饮用量更大,饮用自来水的人口数量更多,理应值得政府关注。而且从广义来看,自来水也是一种“生产经营”用水,也需要经过抽取、加工、输送等生产经营环节,符合食品安全监督的路径。同时,自来水经营市场化也是一个趋势,不及时予以监管很有可能酿成事故。很多地方自来水厂都已经市场化,而刚刚过去的三中全会也明确指出要破除水、天然气、电力等领域的垄断,可以想见,未来的自来水行业肯定会面向市场化经营。因此,我们建议,将自来水纳入《食品安全法》的监管范围,符合食品监管的工作习惯,也有利于加强监管。

    此致

敬礼!

联系人:于方强

联系电话:13585142548

联系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应天大街8371903

 

账户信息 - 联系我们 - 志愿者招募
南京天下公是非营利公益机构,致力于社会公民教育,开展残障、肝炎、艾滋病等领域的反歧视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