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艾滋&残障 >> 助残日:江浙沪皖及四川财政部门被申请公开五年来残保金收支情况

助残日:江浙沪皖及四川财政部门被申请公开五年来残保金收支情况

2014-05-21 20:18:13 来源:天下公 浏览:2056

三部门残保金信息公开答复难给力  浙江小伙再次追问残保金

江浙沪皖及四川财政部门被申请公开五年来残保金收支情况

2014年全国助残日来临前夕,老家四川,现在浙江工作的视障小伙余修付再次就残疾人就业保障金问题向四省一市(四川、浙江、江苏、安徽、上海)财政厅和财政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09年到13年的五年内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的收支总额和支出明细。

全部五封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于16日以挂号信方式寄出,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四省一市的财政部门应当在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进行回复。

起因:不满政府回复,再次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2013115,余修付分别向国家财政部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寄出了他的两封关于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以下称残保金)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信函,要求公开:12012年度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收的总额;22012年度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的支出明细。

财政部的回复称:“2012年,全国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收入为206.07亿元,支出为153.68元。”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则回复“由于保障金中央没有统筹,加之征收、使用、管理等工作”也不由中央负责,因此并不掌握残保金信息。此前余修付曾向国家审计署申请残保金信息公开,审计署回复称未审计,也不掌握征收总额。

对此三个部门的回复,余修付感到很无奈,他称:“残保金本是国家为推动残疾人就业情势,而向未按法定比例招收残疾人的企业征收的一笔不菲的费用,用为扶持残疾人就业的专项基金,经法律授权由各地残疾人联合会负责其管理和使用,并接受各地财政、审计部门监督和检查。但实际上如此巨额的残保金,有多少用在了残疾人身上、有多少残疾人享受到了残保金在就业或教育培训上的援助,颇为可疑,近几年北京、河南和广东各地都有残友向各级残联及财政部门申请残保金收支明细信息公开,但回复以较有价值的信息的,少之又少,让人担心财政和审计部门的财政监督工作,到底有没有做到位,残疾人的合法权益有没有得到保障?比如我前几天在网上看见新闻报道深圳十年收了五十亿残保金,然而使用和支出仅有百万左右。”

于是今年助残日前夕,余修付再次向四省一市的财政厅和财政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希望可以得到满意的回复。

背景:生存经历坎坷,因而关注残障人权益不遗余力

余修付老家在四川省隆昌县,3岁时生病发高烧,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没有及时治疗,结果双眼失明。9岁时,余修付曾跟同乡去云南昆明乞讨,“正常人无法想象,一个失明的孩子去乞讨有多苦,有一顿没一顿,日晒雨淋,没有住处,还要受各种欺负。”余修付说。

在外乞讨了3年,也就是余修付12岁的时候,他得以在家乡新建的盲校学习。但到校上课后,余修付发现这所学校虽然接收盲人学生,却没有盲文课本,也没有相应的老师。读了一段时间,他转去当地一所小学旁听了一年半的课。后来在一个老师的建议下,余修付像多数盲人一样去学了按摩,从那时到现在,他一直以此为生,生活从没有给他另外的一种选择。

如此坎坷的生活经历让他变得坚强并且开朗。也让他更加关注残障人权益的维护。他说:“从我的个人生活经历中,你也许可以发现残保金的合理正常收支对一个残疾人的就业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我觉得既然国家出台了保护残障人士就业权利的政策,作为残障人士,我应该有权利知道每年全国各地到底收取了多少残保金,这些残保金有没有实际的用在保障残疾人就业上。以前没有人问过,不代表现在不可以问。社会抚养费以前也没有人问,现在问了才知道问题存在,知道了问题的存在,才可以解决问题。做任何事都是这样一个程序和道理。”

当被问及对残保金的看法以及为什么要申请信息公开时,余修付坦言:“视障者和纳税者这两种身份促使我行使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权利。”

他解释道:“残保金,顾名思义可以保障残疾人就业,作为残障群体的一员,我当然要关注这项与我切身利益相关的法律政策实施得如何。同时我们每个人都是纳税人,我作为纳税人自然有权利知道我所纳的税用在了什么地方。”

残友心声:支持余修付,做了我们一直想做而没做的

余修付称其发出信息公开申请,实际上是众多残友一直想做却没做的事情。残友们想知道残保金每年征收的总额,以及残保金具体用在了什么地方,是否真正落实到保障残疾人就业的工作中去了。

余修付说:“身边的残疾人朋友开店或想做些其他事情,申请残保金贷款比较困难。我学推拿的学费就是自己付的,这情况在残障人中并不少见。而很多时候我们还能发现这样的问题存在:财政拨款单位以缴纳残保金的方式替代履行按比例招收残疾人就业的义务,这实际上是类似于将左边口袋的东西挪到了右边口袋,毫无意义可言。在目前残疾人就业渠道不是太多的现实生活中,残保金应该保证中国八千五百万残疾人的实际就业。”

 安徽残友王小星表示:“按照政策,残保金是保证残疾人就业和辅助就业培训的。希望残保金的管理部门和审计署,主动公开信息,将残保金纳入审计范围,这样才可以保证残保金不乱用,不把政策当儿戏。其实余修付做了我一直很想做的”

公益律师观点:公开残保金收支合理合法

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是支持残疾人就业的重要基础。但是长期以来存在着收支、管理等信息不透明等问题,相关政府部门不仅仅应当积极回应,更应该在今后逐步主动公开相关信息。1995年,财政部发布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管理暂行规定》中,要求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和城乡集体经济组织安排残疾人就业,达不到一定比例的组织,要根据年度差额人数和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计算来缴纳残保金。

残障律师黄锐表示,盲人余修付有权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申请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相关信息,政府部门要在法定期限内予以回复,及时依法公开相关信息,不仅能提高政府部门共信息,更是依法行政的体现。

账户信息 - 联系我们 - 志愿者招募
南京天下公是非营利公益机构,致力于社会公民教育,开展残障、肝炎、艾滋病等领域的反歧视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