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艾滋&残障 >> 志愿者上海街头征集“微笑”消除艾滋歧视

志愿者上海街头征集“微笑”消除艾滋歧视

2011-11-08 09:15:53 来源:天下公 浏览:2816

           志愿者上海街头征集“微笑”消除艾滋歧视

青艾志愿者上街宣讲,呼吁更多人关心HIV携带者,消除歧视

本版图片均为实习生 王开诚 现场图片

□晚报记者 钱钰 报道

    “我愿意和HIV感染者一起工作”、“日常工作和生活不会传播HIV”、“我愿意和HIV感染者做朋友”……昨天下午,上海静安寺地铁站附近,一场“反对艾滋歧视拍照活动”正在进行,路人在静安区青年预防艾滋病服务中心志愿者的引导下,纷纷拿起写有上述标语的纸板,面向相机镜头微笑留影。他们用实际行动在全国10个城市征集1万张微笑照片,一起用微笑消除恐惧,消除对艾滋病感染者以及工作场所的歧视。

    在这群志愿者中,有一个小伙子很特别,他是天津首位公开身份的艾滋病感染者小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一再要求记者不要透露他的姓名、身高和年龄等个人信息,“因为我怕了,像我们这类感染者要得到社会的包容太不易! ”他希望通过这一活动,消除公众的偏见,为自己和其他艾滋病感染者争取一个美好的未来。

感染者自述

身份公开第二天,我又丢了工作

    记者眼前的小马看起来人高马大、体格健壮,让人很难将他与“HIV感染者”联系起来。刚开始与记者聊天,小马显得很谨慎,连身高都不让写在报纸上。“说实话,身份公开后,我的路更窄了。 ”小马坦言,自己很后悔当初在央视等媒体公开身份,“我还记得片子是18号晚上播出的,我19号下午就被叫去公司办公室,他们给我结完账后,让我回去。这已经是我第5次因为这个病丢了工作! ”后来,有电视台希望找小马录节目,都被他一一拒绝。 “只要是露脸的,我都不去,因为我真的怕了! ”

    小马是河南人,2007年底检测出感染了艾滋病。当时他一个人在天津打工,干的是港口理货员的工作,收入也不错,小马干活很拼,是同事眼中的工作狂。一次,一位同事无意中发现小马在吃治疗艾滋病的药,秘密第一次被揭穿后,一传十、十传百,他就这样失业了。

    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小马还说了一件事,一次他将自己生病的心情故事写在QQ空间里,后来被同事看见后,领导找他谈话。这次谈话令小马颇感意外,领导表现得异常大度,还安慰小马说,“这个病现在都可以控制,公司可以拿钱给你治病。 ”小马原以为,终于有单位肯重新接纳他,不介意他患病的事实,于是,满心欢喜地回家过年。 “可过完年我回单位上班,他们告诉我,不用来了,因为有人干了我的工作了。 ”

    接连几次这样的遭遇后,小马陷入了一个无法摆脱的怪圈:很努力地找工作、很努力地工作、很快地失去工作。 “我当时愿意公开身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关方面承诺会给我提供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最后却不了了之。 ”小马感觉被耍了。

曾公开表示“不怕被人拍板砖”

    公开身份这一年来,小马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换了无数的工作,靠打临工和网友接济度日。 “物流、保安、装卸工,什么工作都做过,但都干不长,我从未在一个城市呆上超过2个月的时间。 ”小马告诉记者,因为他怕被人认出是个艾滋病感染者。

    一年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记者问小马“你真的要选择面对我们镜头吗? ”,小马坚定地回答:“是的。 ”记者又问“但你想过直接面对镜头的后果吗? ”小马当时表现出来的勇气让人钦佩——“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如果说面对镜头能让人们从歧视HIV这个误区里走出来,能够让更多的感染者受到关爱,就是我出去被人拍板砖也觉得值。 ”

    这一年来,在遭受一连串就业歧视的打击后,小马改变了很多,他尝到了“苦头”,变得“胆小”。当初“不怕被人拍板砖”的他,现在甚至担心走在路上被人认出来。 “说不定哪天走在大街上,有人知道我是艾滋病感染者,就把我一刀给捅了! ”小马越说情绪越激动。

    “当初愿意公开身份,以为可以得到社会的包容和关注,让更多的人从阴影中走出来,现在看来,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小马无奈地苦笑着。

很想身边有个人来安慰

    得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小马第一时间告诉了妻子,“当初她还不愿意跟我分开,后来她选择了逃跑,因为她实在接受不了。 ”小马说,离婚后,他再也没跟妻子和孩子联系过,“他们换了新电话,也有了新生活。不过,就我这样,还去打扰他们干吗?! ”

    说到自己目前的病情,小马很乐观,他的身体看起来还不错,各项指标基本正常,CD4细胞 (免疫反应的中心细胞,HIV主要攻击的对象)检测指数始终维持在500,“正常成人的CD4细胞在每立方毫米 500个到1600个,我已达到正常标准。 ”

    小马服药已有3年半,“清华大学的专家给我做过检查,说我血液里检测到的艾滋病病毒几乎为零,会传染给别人的可能性比中500万彩票的几率还要低,我还可以正常地结婚、生子。 ”不过,对于结婚这档子事,小马不敢奢望,“有谁会愿意跟我,我哪怕有一万张嘴都解释不清。 ”

    一个人到处走,到处漂,就是小马目前的生活状态,“我也不能回家,只有拿药的时候回去一趟。 ”这一年来,小马有过彷徨、失落,他无法排解,曾一度自甘堕落、自暴自弃,甚至想过一走了之。 “身体上的痛苦不是最主要的,一个人的孤独才是最难熬的,很想身边有个人来安慰。 ”

用微笑消除恐惧,支持感染者平等就业

    在一次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举行的研讨会上,小马结识了反歧视公益机构“天下公”执行主任于方强,后来便加入天下公发起的这次“征人微笑”活动。

    “目前的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不用担心身份暴露后受到伤害。 ”小马说,只要不公开曝光,他很愿意参与各种反艾滋病歧视的活动,“我想通过征集微笑照片,让感染者明白,不歧视感染者的人更多! ”小马表示,他将在12月1日之前在全国10个城市开展类似活动,“上海是第一站”!

    作为一位艾滋病防治科普志愿者,小马希望告诉大家,艾滋不会通过握手、共餐、共用马桶等日常工作和生活传播,通过合理治疗,HIV感染者完全可以活到70岁。但因为社会歧视,不少艾滋感染者无法就业、就医,给家庭、社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我们希望征集大家的照片,用微笑消除恐惧,支持HIV感染者平等就业。 ”

【活动现场】

多数市民愿配合反歧视拍照

    “您好,我们是上海青艾的志愿者,您可以拿着标语拍照来支持艾滋病感染者就业吗? ”昨天的活动现场,静安区青年预防艾滋病服务中心(简称:“上海青艾”)的志愿者邵卉耐心地向路人介绍“征人微笑”活动。 “上海青艾”是由一群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以遏制艾滋病的蔓延为己任的大学生发起成立的。谈到自己为何会加入“青艾”,小邵说,因为他学的是社工专业,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参与社会实践。

    在持续 3个小时的活动中,志愿者们共收集了200多张照片,其中不乏外国友人、学生、白领和大叔大妈的支持。记者现场看到,有少数人排斥拍照,不愿意露脸,他们担心拿着标语拍照会被误认为自己也是艾滋病感染者。不过,令小邵欣慰的是,大多数人都很配合,还有家长带着5岁的孩子主动要求拍照片。

    “能隐去我的名字吗?因为我的好朋友是艾滋病感染者,所以我加入了这个志愿者团队。 ”现场,一位穿红色衣服的志愿者说,他也是从其他朋友的口中得知好朋友患病的消息,但他一直将秘密埋藏在心里。

    “在他面前,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一点都不介意,但担心他自己会介意。”这位志愿者坦言,尽管知道好朋友是HIV感染者,但他还是一如往常地跟朋友一起吃饭、聊天。 “我们吃芋丸甜品的时候,还共同一个勺子。 ”

【志愿行动】

帮助艾滋病感染者获得身份认同

    对于小马公开身份以来的遭遇,上海青艾的负责人卜佳青认为,“目前的大环境尚未对艾滋病感染者有如此大的接受度,他们还是要做好自我保护。 ”小卜说,为小马找一份工作并不是难事,但它治标不治本,“关键还是艾滋病感染者本人要建立一种自我身份认同,即接受感染艾滋病的事实,好好地生活下去,配合治疗,交朋友。 ”

    现如今,尽管艾滋病宣传已经做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一谈到艾滋病,很多人对它还是非常畏惧?在小卜看来,一个主要原因是社会把艾滋病“妖魔化”了,只要一说艾滋病,人们就会联想到溃烂的身体等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甚至将其与道德联系在一起,将艾滋病感染者与滥交画等号。

    小卜自己也接触过不少艾滋病感染者,曾经有位大一学生,确诊艾滋病感染后,感觉自己已没有希望,开始挥霍青春,自暴自弃,父母知其感染情况将其赶出家门。经过几次交流后,母亲终于能面对孩子感染的事实,在志愿者协助下,母亲为孩子租了一间房子。随后,志愿者又为感染者找了一份工作,可以维持基本生活,让他重新树立信心,回归社会。

    经过半年多的辅导和交流,这位感染者对生活树立了信心,不再每天将时间浪费在网络上,除了工作之外开始学习政府补贴项目。“反对艾滋歧视,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先从性教育普及开始吧。 ”

【相关新闻】

三例就业歧视案引发社会关注

    2010年8月至今,我国共发生三例艾滋就业歧视案,分别是安徽艾滋就业歧视案(2010年8月)、四川艾滋就业歧视案 (2010年10月)、贵州艾滋就业歧视案(2011年9月),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

    三位当事人均因感染艾滋病毒而被拒绝录用为教师。艾滋感染者要求平等就业的诉求获得法律学者、艾滋病医学专家、公共知识分子的广泛支持。遗憾的是,即便安徽案被评为当年的“十大宪法性事例”,仍不能改变这三起案件,两起败诉,一起未获受理的命运。

    2010年8月,安徽省安庆市艾滋病感染者小吴向法院递交诉状,起诉安庆市教育局认定其体检不合格而不予录用的行为违法。去年7月,小吴从师范大学毕业,并通过安庆市教育局组织的教师招聘考试,但最终他却被告知,体检不合格。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安庆市中级法院在二审判决书中认为,教师属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根据安庆市规定,教师应聘应参照《公务员体检标准》:“淋病、梅毒、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艾滋病,不合格。 ”

    “虽然案件结果不理想,但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也希望推动相关法规的改革和出台。”曾协助全国艾滋就业歧视第一案的天下公执行主任于方强表示。 “‘征人微笑’征集的不仅仅是笑脸,它代表着更多人的心愿,以及74万艾滋感染者的权利诉求。 ”

【专家说法】

呼吁更多权威专家站出来破除谬见

    “对于志愿者们包括小马愿意走出这一步,我们要肯定他们的动机和做法。 ”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但这种宣传仅停留在街头是不够的,要真正消除歧视,靠志愿者传播很难建立起一种广泛的社会信念,也就难以将反歧视化为一种可靠的知识,“因为志愿者毕竟欠缺权威性,我们需要更多的艾滋病领域的医学专家出来说话,破除关于艾滋病传播的种种谬见和无知的看法,传播正确艾滋病的患病机理和途径。”于教授说,不解决这个问题,光说老百姓歧视是于事无补的。

    于教授举例说,不少中外名人都曾在公开场合,拥抱过艾滋病感染者,他们用这种方式向公众传播强有力的信号,告诉他们物理性接触是没有传染性的。“通过这样具有影响力人物的传播,公众才有可能会相信。 ”

    “现在公众自我防范意识都很强。 ”于教授说,但如果没有正确知识引导的话,这样的防范就会变成过度反应和一种排斥。

    “现在,很多人其实对艾滋病都存在不少误解。 ”于教授说,中国公众对于艾滋病的认识水平还是很低的,是有限的,包括上海这座大都市。 “所以,我们才要广泛宣传艾滋病传播的各种常识,关心艾滋病人,从某种程度上就是关心自己,善意对待和帮助他们,这样这些感染者才善意地对待身边的健康人群。 ”

本文栏目:社会 作者:钱钰
账户信息 - 联系我们 - 志愿者招募
南京天下公是非营利公益机构,致力于社会公民教育,开展残障、肝炎、艾滋病等领域的反歧视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