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艾滋&残障 >> 新法制报:“征人微笑”第四站来到南昌 发起人呼吁修改相关法律法规保障平等就业权

新法制报:“征人微笑”第四站来到南昌 发起人呼吁修改相关法律法规保障平等就业权

2011-11-18 09:18:44 来源:天下公 浏览:3032
“征人微笑”第四站来到南昌 发起人呼吁修改相关法律法规保障平等就业权
   2011-11-18 00:55   来源: 大江网—新法制报

  11月15日,距离“12·1世界艾滋病日”仅有15天。由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马治发发起的“征人微笑”活动第四站来到了南昌,并得到南昌艾防志愿者的支持,他们同马治发一起走上了街头,“征人微笑”,一同呼吁“消除艾滋病歧视,支持感染者公平就业”。

  去年,81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致信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呼吁修改《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保护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平等就业权。

  马治发说,“征人微笑”活动与之相呼应,都是为了消除就业歧视。

“征集万张笑脸”反艾滋病就业歧视[图]

马治发(左一)与志愿者走上街头“征人微笑”

  “征人微笑”在昌征集笑脸反对歧视

  “走十座城市,征集万人微笑,消除艾滋病歧视,支持感染者公平就业。”

  15日一早,同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马治发和刘九龙与艾防志愿者来到了南昌八一广场附近,他们手举一块写有“征人微笑”的牌子,与不同年龄、身份的市民微笑、拍照。

  今年36岁的马治发,身高1米85,是天津首位公开身份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老家在河南上蔡的马治发,曾在天津从事物流行业。2008年,被检测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此后几年中,他因身染艾滋病病毒的原因丢了4次工作。

  遭遇歧视的马治发也曾绝望彷徨,但最后他选择站出来公开身份,希望可以重新站在阳光下,但遗憾的是,他不仅再次失去工作,一年多来,他没有再找到新工作。“其实我的工作能力很强,在没有公开身份前,我失业后能立即找到新工作,但现在却过着靠朋友接济的生活。”马治发说,事实上,不论是从身体因素还是心理因素考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比一般人更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需要社会更多的理解与包容。我们组织这次活动的目的是以实际行动征集社会认同,消除歧视。”马治发说,他并没有后悔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身份,尽管目前大环境并不乐观,但他希望能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改变现状。

  “南昌是第四站,活动效果非常好。截至目前,收集的照片超过了5000张。”马治发说,他受到一个公益组织的资助,计划走遍全国10个城市,在“12·1世界艾滋病日”前征集到社会各阶层1万张照片发布到网上,并报送到国家相关部门,希望能引起重视。

  面对歧视有抗争也有放弃

  马治发说,在他的身后是一个群体,他只是艾滋病就业歧视的一个样本。

  实际上,在这场“征人微笑”活动之前,就曾有一场诉讼引发了广泛关注,而这场诉讼的原告就是想当教师的小吴(化名)。

  2010年,小吴从某师范大学毕业。当年,他参加了安徽省安庆市市直学校2010年招聘教师考试,因艾滋病病毒(HIV)检测呈阳性,被当地教育局拒绝录用。随后,小吴将安庆市教育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告上法庭。该案被视为“艾滋病就业歧视第一案”,受到舆论广泛关注。

  一审法院驳回了原告小吴的诉讼请求,小吴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昨日,小吴在接受新法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他感到意外,这很不公平,这实际上剥夺了《宪法》赋予的公平就业权。

  “我只想要一份工作。”小吴强调说,希望社会能给予他一个公平的就业机会。

  并非所有人都具备小吴的抗争勇气,一些人在面对就业歧视时选择了放弃。

  小红(化名)是河北一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她在电话里告诉新法制报记者,因人们对艾滋病患者有偏见,她甚至不敢出去务工。2009年7月,小红应聘一家商场女装专柜的服务人员,还没上半个月班的她被告知要参加体检,吓得她赶紧离职。

  呼吁修改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未获回复

  就业歧视问题也引来公众的反思,有关人士开始关注制度性障碍。

  这些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就业遭歧视,矛头直指2005年1月颁布实施的《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的相关规定。《标准》第十八条规定:淋病、梅毒、软下疳、尖锐湿疣、艾滋病,不合格。与之配套的《公务员录用体检操作手册》也规定:HIV感染的诊断一经确定,即作体检不合格结论。

  小红说,她参加了河北的一个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维权组织“河北半边天”。在维权的过程中,她了解到,尽管2008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就业促进法》规定:用人单位招用人员,不得以是传染病病原携带者为由拒绝录用,但又规定感染者“不得从事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禁止从事的易使传染病扩散的工作”。

  “这些模糊的和过时的法律法规让人有空子可钻,一些单位就是拿着这些东西当‘挡箭牌’,最终受害的是我们这些人。”小红表示。

  刘九龙称,除了法律法规模糊规定和过时的规定外,长久以来,由于缺乏正确的艾滋病知识,社会上存在着对艾滋病的诸多误解甚至极端错误的认识,许多人谈“艾”色变。相应地艾滋感染者的平等就业等合法权益同样得不到保障。

  去年12月1日,81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致信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呼吁修改《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保护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平等就业权。

  至今,他们仍未获得任何回复。

  专家称应提高就业歧视成本

  于方强,北京益仁平中心的反就业歧视法律援助事务负责人。

  于方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艾滋病病人和感染者的歧视分为两种:第一种来自制度性歧视,第二种则是文化性歧视。“制度性歧视可以通过调整法律、政策来解决,而文化歧视却很难在短时间内从人们的大脑中删除。”

  于方强认为,入职体检应遵循两个原则:第一,可胜任,即是否影响正常工作和履行职责;第二,在履行职责中是否对他人造成或可能造成危害。如果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可以胜任一份工作且不会对他人造成危害,就应该录用。

  据于方强介绍,北京益仁平中心也曾致信相关部委,建议尽快审核《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公务员录用体检操作手册》中的条款是否违法,并删除或修改该标准中造成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歧视的条款,消除对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制度性健康歧视。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徐静认为,人们并非不了解艾滋病的基本常识,但包括立法者、法官、公务员在内的很多人依然认为,艾滋病是一个“污点性”问题,这恐怕是一些人不愿接受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深层原因,具有示范作用的法律制度一旦出现偏差,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文化观念的形成。

  徐静表示,在细化、修改有关法律法规的同时,应提高就业歧视的违法成本。在许多国家,就业歧视案件的罚款额度都很高,如美国规定,受到就业歧视的员工可获得30万美元的赔偿。然而,我国一起乙肝就业歧视的侵权案件中,当事人只得到了1000元人民币的赔偿。“这样的力度,使法律的威慑力非常有限,甚至会给用人单位一个暗示:就业歧视没关系,违法成本很低。”

  □文/图记者淦丹丹余桂华.新闻链接地址:http://jiangxi.jxnews.com.cn/system/2011/11/18/011825261.shtml

账户信息 - 联系我们 - 志愿者招募
南京天下公是非营利公益机构,致力于社会公民教育,开展残障、肝炎、艾滋病等领域的反歧视公益活动。